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土芬芳

——黄潮龙乡土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转帖)远行者归来 ——序《黄潮龙诗选》  

2014-05-23 22:17:47|  分类: 雅论新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转帖)远行者归来    ——序《黄潮龙诗选》 - 黄潮龙 - 歌唱始终是我生命的花朵

诗歌是一个人的时间简史。黄潮龙的诗歌创作史前后跨度二十余年,历经新诗写作思潮的各个重要时期,岁月不居,榕江船只百舸争流,春秋回旋,岸上行人川流不息,生活在别处,频频回顾过往的岁月,用赶路的方式为生存做注脚。诗歌的思想意识在路上,他也在迁徙中完成一首首诗歌。奔波状态决定了他的写作态度和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。这部诗集,汇集他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和一批近作,其中有些作品被选进乡土教材和地方文学史志,相对而言,与之前所有诗集比较,这部作品一边溯源追忆,一边侧身前行,每一行文字,每一首诗歌,都是一种记忆的重现 。整体而言,在诗歌创作搁置数年之后重新审视思想意识,寻求诗歌文化的意义,求真意志明显老到,一切来自自我磨练而成的诗歌手艺。其中不乏有鲜明的对比:较之前期的意象更迭、繁复,近期的作品注重一念而成,较之前期的抒情化痕迹,近期更注重判断和存在。潜意识使他在写作中,先后遭遇空灵、敏感、入世、几近无为而不着痕迹的经历,诗学理念更加明显。处于这些个人背景当中,对于理解《黄潮龙诗选》,有着更接轨的认识。

也许正是如此,在日后的诗歌写作中,黄潮龙作为一个来自榕江岸畔的游子,首先写到的是他的家乡。一片在农村建设历程中屡屡被遗忘的大地,在某个特定的时代,政治人伦交替出现,一批接班人在那一刻也嗷嗷出生,开始学会与这个世界进行价值交换。

“生长在幸福,谁会注意到季节的变换\榕江平原,为冷酷的希望而颤动\为艰苦岁月的日子流泪\冬天,到处都有声音隆隆响过\普通的房屋里的平头铺沿\一个婴儿看着这混沌的世界,在犹豫\不知是否愿意这样成长下去\内心的独白有谁对话\东方正红,一颗星明明灭灭\充满着未知”(《榕江,是大地的脐眼流出来的吗》)

这是他的系列自传体诗歌中的一节。60年代中期,江水在南方汛期迂回涨跌,平原腹地烟囱袅袅,众鸟惊飞,后来,“偶尔,记起曾经的童年\离太阳如此的接近\沿着江流找下去\双溪嘴、南溪流域\江水冲积平原……\春天播种、秋天收获\一群群人正在这里走过\我在这里,与稻穗互为经纬\交织蕉叶的纱裙\娶回诗歌和爱情”(《你在听吗,这清爽的声音》)再请看:“淡淡的三月天\推开厚重的冬天之门\春风阵阵扑面吹来\我放慢还乡的脚步\惟恐惊扰树梢上的\每一个梦”(《回乡》)

每次重读这一组诗歌,再想想著名的《归乡》,可以看到黄潮龙梦想努力成为荷尔德林的邻居,布拉德雷在《为诗而诗》中说:“写诗并不是一个完全成形的灵魂在寻觅一个躯体:它是一个未完成的灵魂寄寓在未完成的躯体之中。”乡村生活炼就一个诗人对乡愁的现实关怀,挥之不去,所以,在这些作品问世的时候,想必他的作者耳畔已经不止一次响起所有怀有致敬的诗句:“万事俱备,喜悦背后的忧虑, \也已经几乎得到纾解。 \而这样的忧虑,无论情愿与否,歌者 \必得在心灵中时时承受,别无选择。”

同组题材中,无归属感也同时在诗歌中甚至有异质的存在。矛盾属于同一个人,而这个人,如同威廉?迈兹所言,在这里所道出的一切行遍并且渗透这神圣之域:神圣的大地,神圣的爱,神圣的姑娘,神圣的祖国。大地蕉叶卷绿,太阳像鸡冠一个赤红,真相永远留在故乡,而无法抵达,这份酸楚的感受,是神圣的。黄潮龙在他的神圣之地漫步,触摸农田,享受疲惫、幸福,梦想的光芒有时候会穿过沉默的夜空。许多作品,品读之下,我们会随之脚步缓慢,事物在世界中浮光掠影,一旦回归吾土吾乡,便也回归本色,“让人忘记了开始和结束”。 诗人想要说的,或许很多,离乡返乡,都在同一条路,体验有相同之处。后来,当“站在这片燃烧的热土上\每拥有一瓣妙龄的金凤花香\便昭示来潮的生命莅临高高的季节\这一片已领受世上\源自本质的激动和全部的光芒”这样的诗句出现,我想应该是再自然不过的了。

习惯于离群索居,是诗人的天性,也是一方水土使然,在诗集中,“夜晚、月亮”成了天地间一种具有独特意味的意象。读过《黑夜史》的人知道,夜晚往往和阴影、恐惧、秘密有关,同时也是黎明到来之前的时刻,在这里,很多心思流散,俗世的时尚不复存在,“一到夜晚,我愿意安静下来\成为夜的一部分”(《夜晚》),只有在夜晚,自然的法则指引下,诗人才会停下脚步,稍作调整。这几组诗歌,是黄潮龙内心最有韵致、最真实的外在呈现。从中还可以看出一个人在自然面前所特有的无所适从:“将所有表情涂成永远的暗色\命里注定我是夜的邻居\而我注定要保持沉默”(《我比夜更禁得住忧伤》)。在时间消逝的黑夜,黯淡不安是一种正常的反应,这是敏感而忧伤的。每首诗的隐喻,也有练达的节奏——我喜欢在黄潮龙的“月亮”中,找到一份来自传统的感受:比如在《拜月》一诗中,“爱,掬来一把\你我共饮\余下的几许古典羞涩\让它流失、隐退\对着千里月潮”暗夜则是启示“我”对爱的思索。这首诗被收进地方中学生读本,影响颇大,也实至名归。我愿意将它与若即若离的情感联系在一起,黑暗的所为,有时候也是美好的,只要我们有一颗怀古幽思之心。

幻想的生活和现世的生活,隔着一层月光,有可置换性。《黄潮龙诗选》中,有几组诗歌介乎世俗和流年之间,是情怀述说,也是诗性生活。这种酬唱在任何诗人的创作中,都会或多或少的出现,有直觉,有划分,更多的是,本质是对美好事物的祝福“幸福在生长”。生命有难以承受之轻,平庸与诗意生活之间,是诗人的倾向和超越。

在《黄潮龙诗选》中,我几乎熟悉整部作品的年表。前期的意象繁复通感交错,曾经被多位评论家奉为佳作。词语的层次和亮度,可以供活一名诗人,成就一批诗歌好作品。我也注意到,在最近几年的创作中,黄潮龙已经超出诗歌艺术的层面化。一个诗人的世界与一个读者的世界并无二样,摈弃意象和通感等写作技巧,越来越趋于回归思想化的内质。当初对诗歌的热情,随着岁月地打磨,越来越凝聚人性的神圣。黄潮龙的诗歌让人重温对风物和感情的热爱与伤怀,从近三十年现代诗歌兴起至今,黄潮龙且歌且吟,为之歌为之舞为之哭,正所谓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说《黄潮龙诗选》是诗人黄潮龙的收官之作为时尚早,这部集多年创作大成的作品,或有若缺,我还是愿意重复我说过的话:黄潮龙作品中所形成的和谐、包容、敏感的诗学主张,以及他这一代人所处的“在路上”的时代,在多年诗歌学界磨练和生活境遇漂泊之后,正在形成一种内在的回归。远行者归来,抵达故土,万物生息,诗人天生具有潜意识,与所有求索者殊途同归,这份荣耀属于他们那个年代,属于诗歌,属于精神故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作者 马同成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