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土芬芳

——黄潮龙乡土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记忆里的故乡(散章)  

2015-01-31 13:41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记忆里的故乡(散章) - 黄潮龙 - 乡土芬芳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天上,一朵云掉下来,就有四百多年的历史。

叔侄两人从明朝万历八年被毁的潘厝洋村赶来,确立了一个家的定义。寨内、寨外,寨门、东面、西面、南面,寨内的前埕、后畔埕,规划科学合理,了结我对家乡的疑惑。

南侧有山,北畔有江,东边是传说,西面是图腾,一派江南水乡景象。

往事是记忆的青苔,长满岁月的墙头,一个青葱少年在这里许下旖旎的梦。

日耕夜种,勤劳的村民耕着希望,种着生活,男的成家,女的成为婆娘,一代代繁衍生殖。他们安和过着平淡生活,生一大圈儿女。

月亮爬上村里来时,我和你在田野中,或者刚收获的稻场对饮、玩耍、吟诗,为明天油印的《涵元塔诗报》头条安顿好,把一大滩家务留给妈妈慢慢去收拾。

生命给了我一个赖以生存的家,故乡山水滋养我们弱小的文学幼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2 

小溪清澈见底,象我现在的心情。乡里人里不开小溪,饮用,灌溉,滋润着岁月。

小溪默默躺在村边,是性情最柔和的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改容颜。小溪也是村庄和村里人的见证,是我穷究不完的一个词语。小溪是我最密切的朋友,我喜欢游泳,经常和鱼儿结伴畅游,心情可以互相交流,就是不能交谈。

小溪偶尔也会发怒,村里有时会传出谁家的小孩被淹死。我想,也许是还不熟悉水性,也许……小溪从此多了一种诡秘的色彩,溪中不知何时,住着族人的灵魂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3

铺间、闲间是乡亲劳动之余歇息的地方,就有人讲古,聊天,这时我喜欢挤在旁边凑热闹。当人们扒着指头谈到我叔伯的故事时,就会心花怒放,激动着跑回家告诉父母,然后趴在窗前,遥望远方。

好吧,少时的光阴,尽可能信马由缰,自由驰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4

叔父在关埠,住在离轮船不远的地方。去往关埠的路还一样是泥沙,我奔向东方,向着沃野,那里有我久别的亲人。

骨肉相逢,我正好在场,如人间美好的美丽,气氛恰如其分的好。我坦白一路见到的人和风景,以及曾经走失的情怀,你们给我热情和午餐。

叔父是公家的人,婶母也忙于治病救人,这在那年代都是难得的暖,让他们一家用心呵护的很好。

原来,快乐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关埠之行,打开了一天的愉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5

农家的生活轻松惬意,炊烟自由漂浮在天空,柳树轻松伸展着枝条。

我特喜欢在夏日炎炎下,追逐着蜻蜓。可乖巧漂亮的蜻蜓把飞行技巧发挥到极致,屋角急转弯,竹篱花间逡巡盘旋。一会儿险些被我捉到,一会儿扶摇直上蓝天,惹得我欲罢不能。现在想想,便可入诗入画。

追蜻蜓的日子是快乐的,才不管南山的朝向,北江的涨落。只知天上的羊群,把我喂养,不会走失不会落群孤单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6 

赶着小鹅小鸭到桔园下放牧,已经不是第一回,却依然有如初的感觉。

桔园绵延到我的脚下,散发阵阵泥土的气息。伙伴们在不远欢呼,我们要来一次野外军训,我只以微笑相待,我就是这样的痴人。

玩累就倒地,翻阅安静田野,只管和虫草接近,听清风拂面低语,云朵和纯粹。

这时,就想圈地为王,管理耕种千年的稻田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7

后来,稻田不知为何改种香蕉。一望无际的香蕉象一大叠陌生的新词,在我面前闪亮出现,令我激动。我是谁,家乡安好,不问缘由,该向谁透露半点信息,黄昏有足够的理由草草收场。

月满,月缺,今夜暂时投宿荷塘,和月色一起叩问关于莲的心事,又有几字与我相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8

人在春天里,身在春光中,思念是一个绝色流年。

我现在状态很好,情绪保持十足的饱满。我总是在最适宜的时间、地点想起天空深处的蓝,故乡的暖。算算这一刻,只是一只鱼经过的时间,我可真的说不清楚。

故乡,有满园春色,有阳光一样年轻的我,有花一样绽放的你。

因为怀念,所以畅想。儿时,被时光的绣女刺进花屏,回首怎不动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